万里平台株洲会场

橘子网 3,470

万里平台株洲会场,用诗歌为您介绍大美株洲。

万里平台株洲会场

方志之声:

文化是民族的根脉

文化是人民的家园

公元769年农历二月二十四日,暮色沉沉。这一天,凿石浦码头迎来了著名的爱国诗人杜甫,这成就了凿石浦辉煌壮丽的一幕,也在株洲文化史上留下了灿烂的一页。据史料记载,唐朝的杜甫曾四过株洲,五次登临,九抒其怀。宋朝的范成大、杨万里、朱熹、文天祥,元朝的冯子振,明朝的王阳明、王夫之等等,都曾到过株洲,留下了美丽的诗篇。更有本土诗人,明朝的李东阳还引领文坛风尚,成就了文学史上的“茶陵诗派”。这些诗词歌赋是我们独有的文化瑰宝,是沉淀在每一个株洲儿女血液里的文化基因,能唤起我们心底温暖的记忆,浸润心田,直击人心。

2015年株洲申报为“中华诗词之市”,可谓实至名归。它对于传承和弘扬株洲传统文化,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鼓舞人民建设株洲,发展株洲的斗志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,同时也能激发我们学习诗词的热情,培养高尚情趣,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。

湘东山水好放歌 古风流韵传千年

湘东株洲,地处吴头楚尾,湘江蜿蜒北去,山水秀美,人杰地灵,在历史的长河中,这里留下了丰富的文学遗产。

就诗歌领域而言,株洲既有杜甫、范成大、朱熹等数不清的文人墨客的歌吟,又有一批本土诗人留下的佳作,更值得提到的是,明朝的李东阳还领时代文坛风骚,成就了文学史上的“茶陵诗派”。

今天,株洲创作诗词的热情依然不减,2015年株洲申报为“中华诗词之市”,可谓实至名归。

让我们简单地勾勒一下两千年株洲诗词轮廓,唤起那些历史的琐碎记忆。

株洲诗词知多少

株洲诗词到底有多少,这是一个无法统计的数字,我们姑且以1912年民国的建立为时间界限,了解一下清代以前株洲诗词的概貌。因为,清代以前,做旧体诗词,是文化人的基本本领。

今人一些选本,如《诗意株洲》的选本相对精致严谨,不足百首,但数量太少。《历代诗人咏株洲诗词选》相对博杂宽泛,数量更为可观。后者选录清代以前的与株洲有关的诗词达700余首,其中中国诗词巅峰时期的唐宋为近百首。

虽然两个选本的编者做了很大的努力,但是任何选本都会有缺陷。进入选本的诗歌,个别诗词有张冠李戴之嫌,写的未必是株洲,因古今同名同地的现象屡见不鲜。而很多散布在古代文集中的诗词或又因条件的限制,没能选入。

那么,哪首诗是株洲历史上最早的诗歌?恐怕无人能够回答。诗歌最早来自民间,上古没有文字,谁能说清?炎帝《蜡祭歌》肯定是后人的附会之作。可以猜测的是,株洲最早的名人诗词是屈原所作。屈原流落湖南18年,最远到过湖南的零陵(今永州),写下了大量的诗歌,但哪些诗是在株洲写的或者写的株洲题材的,也是无法考证的。

名家诗词看过来

中国文学史上,留下了许多有口皆碑的流传千年的诗词名篇,株洲也不例外。

唐朝的杜甫、刘长卿,宋朝的张舜民、范成大、胡铨、杨万里、朱熹、项安世、戴复古、史弥宁、文天祥,元朝的冯子振、李祁,明朝的李东阳、张治、王阳明、王夫之等等,都曾到过株洲,留下了美丽的诗篇。

杜甫在株洲写了九首诗,那时正是安史之乱结束不久,全国各地困苦不堪,这些诗歌无一不充满了忧国忧民的情怀。刘长卿在空洲写的《江中对月》“空洲夕烟敛,望月秋江里。历历沙上人,月中孤渡水。”属于千古名篇。

株洲古诗名篇,以宋朝最多。范成大的《株洲道中》、赵藩的《孤雁三首》、项安世的《株洲路口遇雨》、戴复古的《九日株洲舟中》等都堪称中国诗歌史上的经典之作。

明朝解缙写的《夜泊茶陵》:“山绕荒村水绕城,箬蓬藤簟枕滩声。秋风淅沥秋江上,人自思乡月自明”。是古人思乡名作,毛泽东1965年夜宿茶陵时候还吟诵过。

清代,嘉庆皇帝的老师,“十大汉臣”之一的朱珪路过株洲的时候,写了《登归舟访凿石浦》。“皇英与屈贾,万古同此路”,反映了作者在乾隆朝遭受和珅排挤的郁闷心情。

值得一说的是,到了清代,株洲本土诗词名家特别多,那时的凿石浦杜甫草堂,每年的重阳节,文人士大夫都要举行活动,清末编辑的《凿石浦》辑录了大量的怀念杜甫的诗词。

就主题来说,与株洲有关的古代诗词基本上表现的是家国情怀。“千秋家国梦,悠悠君子心”,从那些游子思乡、田园山水或写景状物诗词看,反映出了诗人的爱国情,爱民心。只有少数诗词为个人的应酬之作。

古代诗人笔下的株洲

“崖树阴阴夹暝途,

出山欢喜见平芜。

一春客梦饱风雨,

行尽江南闻鹧鸪。”

1173年春,南宋爱国诗人范成大被任命为静江(今桂林)知府,从苏州出发,后进入江西,辗转来到株洲,写下了这首《初入湖南醴陵界》。古代的江南,作为文学意象,不同的历史时期,含义不尽相同,但到宋代时期,基本明确为江西以西为“江南”,所以,范成大进入株洲,称“行尽江南”。进入湘东的范成大看到的是一片美丽景色,处处“闻鹧鸪”。之后,范成大又来到南宋时期的株洲市镇,留宿一晚,并在笔记中写道,株洲“敌壮县”,能够与当时很大的县城匹敌,可见南宋时期株洲商业的繁华。

古代诗人笔下的株洲,风光秀丽,江山如画。那时的株洲还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,有一股原始凄美与壮丽。从杜甫在株洲作的诗歌可以看到,唐朝时期,湘江两岸芳草萋萋,有采蕨女劳动,有猿猴活动,江中有碧绿的茂盛的藻类,江上有打鱼人,有飞鸟。那时的挽洲岛上还没有人居住。到宋朝时期,株洲人口开始增加,在诗人张舜民的记载中,挽洲岛上已经出现了几户居民了。

历代诗人在株洲留下的诗作中,以写景为最多,提及最多的景点为湘江、凿石浦、空灵岸、醴陵的寺庙、攸县的阳升观、茶陵的云阳山、炎陵县的炎帝陵等。

李东阳与 “茶陵诗派”

谈到株洲古代的诗词,自然不能忽略李东阳与 “茶陵诗派”。

李东阳祖籍茶陵,明朝中期曾担任过内阁首辅,相当于宰相之职。那时,文坛流行的是无病呻吟的歌功颂德之作,辞藻华丽,内容空洞,人称台阁体。李东阳提倡复古,学习唐诗,效法杜甫,他身边一批文人纷纷响应,企图改变阿谀粉饰的文风。因该派首领李东阳是茶陵人,文坛把这个流派称为“茶陵诗派”。

“茶陵诗派”只有李东阳一人是茶陵人。其他诗人的诗作,无论题材,还是主题,都与茶陵没有关系。

1472年,26岁的李东阳曾回到茶陵高陇老家,住了18天,这是他一生唯一的一次回茶陵,写下了著名的《茶陵竹枝歌十首》、《荷木坪十二韵》等诗以慰相思。其中《茶陵竹枝歌(之十)》:“溪上春流乱石多,劝郎慎勿浪经过。莫道茶陵水清浅,年来平地亦风波。”是“茶陵诗派”的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作品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阅读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