床戏小说情节片段描写(中国情欲文学与西方对比)

橘子网 5,177

我们很久没有发严肃的文学类干货了。所以,今天剑走偏锋地聊聊一类仅从数量上说算是绝对主流的文学门类——性*文学。

建议只想看看大尺度照片的就不要往下看了,因为这是一篇严肃的文学评论,恐怕会让您失望。建议十八岁以下儿童也不要看了,可能会太“深”——因为这是一篇严肃的文学评论嘛。(以下主要传达、分析茅盾先生的学术观点。对于“这些书你全都看过”这一类的问题,不予回答。)

床戏小说情节片段描写(中国情欲文学与西方对比)

情欲文学与色情小说的区别

首先,我们要探讨的问题是:什么是好的情欲文学或情欲片段,而什么类型仅能沦为街边杂货店里的小黄书。

茅盾先生在他的一篇学术论文《中国文学内的性欲描写》中讲到一个观点,即,好的情欲文学应该是着重刻画“性欲”而不是“房术”。所谓“房术”,就是讲房事的全过程,比如曾经在美国红极一时的畅销书《如何像个色情影星般做爱:幕后故事》,作者是著名A片女星詹娜·杰姆逊。这本书就是典型的写“房术”的书。该书在2004年一经上市立刻大卖,并盘据纽约时报畅销书榜6个星期之久。虽然畅销且“实用”却不能称上好的文学作品。

《水浒传》与《金瓶梅》

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诠释一下情欲文学与色情小说的区别。因茅盾先生认为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好的情欲文学,那我姑且用文学名著中的情欲片段来举例:

《金瓶梅》实际上是《水浒传》的同人小说,“深入”延展了西门庆这个人物的男女之事,其尺度之大绝对足以让任何一个国家的A片乍舌,而且作品中有大量的SM片段(下文中还会提到),相比之下,《五十度灰》里面的工具和桥段,只能说是相形见绌。在此不做细节描写,请读者自行上网搜索。

而在《水浒传》中,作者施耐庵对潘金莲的那段外貌描写堪称情欲描写的巅峰:没有丝毫低俗、直接的表现,却字字流露出一个男人强烈的“欲”。

“罗袜高挑,肩膀上露一弯新月;金钗倒溜,枕头边堆一朵乌云.誓海盟山,搏弄得千般旖旎;羞云怯雨,揉搓的万种妖娆.恰恰莺声,不离耳畔;津津甜唾,笑吐舌尖.杨柳腰脉脉春浓,樱桃口呀呀气喘.星眼朦胧,细细汗流香玉颗;酥胸荡漾,涓涓露滴牡丹心……”

想必,按照茅盾先生的评判标准,要有这样的功底,才能算得上好的情欲文学。所以按文学的标尺(不以实用性为依据),严格意义上说《金瓶梅》也不属于好的情欲文学。当然,《金瓶梅》有一定的政治讽刺,深究来讲也并不是简单的欢情作品,请读者不要误解。

欲望之火《洛丽塔》

就像最厉害的骂人都不带脏字,《水浒传》这段对“欲”的描写极具浪漫主义色彩却又足够引人联想。西方情欲文学中可以与之媲美的一段当属《洛丽塔》的经典开篇:

洛丽塔是我的生命之光,欲望之火,同时是我的罪恶,我的灵魂。洛——丽——塔;舌尖得由上颚向下移动三次,到第三次再轻轻贴在牙齿上:洛——丽——塔。

后面半句话是写洛丽塔的发音时候的舌头动作。你自己试试:舌尖得由上颚向下移动三次,到第三次再轻轻贴在牙齿上。

茅盾先生在文章中提到国外的情欲文学大多是写一种“变态”的肉欲。茅盾先生所指的“变态”并不是现在我们所说的那个意思,更多的是指“畸形”或不被世俗所接受的。这个概括其实不无道理。比如,《洛丽塔》写的是一中年男子迷恋上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。而《失乐园》《查特莱夫人的情人》等都是婚外恋、出轨等,而情欲文学中描写同性之恋、恋物癖等也有一些争议与赞美并存的作品。

对“欲”的描写更见功力

为什么茅盾先生认为好的情欲文学应该着重对“欲”的描写,而不是停留在房事本身,因为不可否认对“欲”的描写更符合传统意义上的文学表现手法、技巧和暧昧的朦胧美,也更考验作者的功力。

除了《水浒传》,《红楼梦》中对情欲的描写也比较符合茅盾先生的审美。比如贾宝玉的“第一次”。作者对于贾宝玉与袭人“初试云雨”的过程是一笔带过的,而着重写的是在云雨之前发生的事——贾宝玉在秦可卿的房间休息,做了个春梦,在梦中还唤着秦可卿的乳名。醒来后,丫鬟袭人照例服侍他,无意中摸到他的裤子全部湿了……(后来才有了两人的初试云雨。)

原文:

却说秦氏因听见宝玉从梦中唤他的乳名, 心中自是纳闷,又不好细问。彼时宝玉迷迷惑惑,若有所失。众人忙端上桂圆汤来,呷了两口,遂起身整衣。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, 不觉伸手至大腿处,只觉冰凉一片沾湿,唬的忙退出手来,问是怎么了。宝玉红涨了脸,把他的手一捻。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,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,近来也渐通人事, 今见宝玉如此光景,心中便觉察一半了,不觉也羞的红涨了脸面,不敢再问……

中国色情文学尺度之大比西方有过之而无不及

(预警:下面文字可能引起不适)

《金瓶梅》的房事内容之丰富,花式、种类之繁多,与国外情色电影相比也是小巫见大巫。其中最噁心的片段之一:“西门庆要下床溺尿,妇人还不放……”于是潘金莲让西门庆直接在……此处不详细描述。类似的片段在西方的A片中也属于极其大尺度、会引起不适、仅用于取悦少数观众的片段。但是西方人可能不知道,这种大尺度描写,中国几百年前的情色文学中就有了,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类似这种“粗鲁露骨”的片段也受到了茅盾先生的强烈抨击,认为这些性交方法的描写,在文学上是没有一点价值的,他们本身就不是文学……“所以着着实实讲来,我们没有性欲文学可供研究材料,我们只能研究中国文学中的性欲描写──只是一种描写,根本算不得文学”。

情节不够,床戏来凑

茅盾先生在文中说,很多作品就是在故事中生生插播一段性爱片段。这个评价非常中肯。

情欲文学首先要是一部文学作品,文学作品就要求一定的情节、表现手法的丰富性,我们在《场景小说》开篇语中讲到过,好的作品,每一个情节都能看出人物个性,同样,好的小说,每一个场景的铺排往往都很好地服务于主线,而不是为了取悦读者而硬生生地加一些情色片段。

这个与现在的电影走向非常相似。情节不够,床戏来凑。三级片经典之作《本能》,把犯罪现场直接搬上床,所有大尺度片段都不显得突兀,将人性与欲望展现得淋漓尽致。电影之所以经典,不是因为尺度大,而是因为情节紧凑,所有演员的演技也是可圈可点。

当然,情欲文学能说的话题有很多,碍于篇幅,连情欲作品里程碑式的作家:D. H. 劳伦斯都没有来得及写。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给我们留言,我们可以考虑日后再上一期类似的严肃学术讨论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阅读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