志愿军三个连全员冻死在阵地,美国怎么评价冰雕连

橘子网 5,562

1950年冬天的北部朝鲜有多冷?平均气温零下30°,冷得连大脑都冻住!

手套、风雪大衣、长男内衣、防水鞋、头兜、睡袋,全副冬装武装到牙齿的美军也在抱怨:“就连成吉思汗也不敢在冬天的朝鲜作战!”

志愿军三个连全员冻死在阵地,美国怎么评价冰雕连

图:美军陆战一师官兵在撤退

来看看战后幸存下来的陆战师一个中士的回忆:“为了保暖多穿衣服是不可能的,在爬山的时候肯定会出汗,结果是,一旦停止前进,汗水就会在你该死的衣服里结冰。你想和一支M-l式步枪或者卡宾枪和睦相处简直是异想天开,那钢铁的家伙是冰,你的手会被它粘住,甩掉它推一的办法就是舍去一层皮。我的嘴张不开,我的唾液和胡子冻在一起了。耗费几百万美元研制的特制冬季缚带防水鞋,在严寒中几个小时不活动,就让你难受,汗水湿透的脚慢慢肿起来,疼得要命。我相信每个人都在想,我们为什么要来到亚洲的漫天风雪之中?”

志愿军三个连全员冻死在阵地,美国怎么评价冰雕连

图:长津湖战役中的美军士兵

长津湖战役,就在这冷酷如地狱的气候下打响。

志愿军方面,是新入朝的宋时轮第九兵团,因为时间匆促,后勤严重不足,绝大多数战士只是身穿一层薄棉的冬衣,头戴大檐帽、脚穿单胶鞋,更别说棉手套、大衣了,有的连队一个班只有一两床棉被。而更加不利的是,九兵团的战士基本是江南一带士兵,对抵御寒冷气候极度缺乏经验。

人烟稀少的长津湖地区,野外行军、露营、打仗的艰苦和残酷难以想象。入朝第一天,九兵团就冻伤800人,很多战士没见到美国鬼子就冻死牺牲。

志愿军三个连全员冻死在阵地,美国怎么评价冰雕连

图:作战中的九兵团战士

九兵团的20军和27军,却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,以日行军30公里的速度穿过覆盖着积雪的山脉和树林,抵达前沿阵地作战。战后,美国政治、军事评论家约瑟夫·格登也不得不满怀敬意地评价:“以任何标准来衡量,中共军队强行军的能力都是非凡出众的!

翻开20军和27军的战史,九兵团有三个连队:20军59师177团2营6连、20军60师180团1营2连和27军80师242团2营5连,成建制地全员保持战斗状态冻死在阵地上,成为中国军队历史上史诗般的“冰雕连”。

志愿军三个连全员冻死在阵地,美国怎么评价冰雕连

图:电视剧《三八线》剧照,冰雕连的冻死战士

据党史出版社出版的《开国第一战》披露的伤亡数字:冻伤减员28954人,冻死1000人,冻伤严重而不治3000人。冻伤减员达兵团总数32.1%,严重冻伤达22%。

但是,九兵团的入朝作战,却一举改变了朝鲜战争的格局,全歼了美第7师第31团——这也是朝鲜战争中志愿军惟一一次全歼美军一个团的光辉战例。迫使美军最精锐的海军陆战队第1师整整后撤了125公里,创造了美军史上最刻骨铭心的长津湖大撤退历史。

时任美军第57炮兵营营长曾顿斯中校回忆:“陆战队员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众多的中国人蜂拥而来,中国人一次次顽强进攻,尽管陆战队的炮兵、坦克和机枪全力射击,但是中国人仍然源源不断地拥上来。他们视死如归的精神让陆战队肃然起敬。”

志愿军三个连全员冻死在阵地,美国怎么评价冰雕连

图:长津湖战役中抓获美军俘虏

最后,来看一下“冰雕连”之一、20军59师177团2营6连的上海籍战士宋阿毛的绝笔书,这是战后在他冰冻的尸体上找到的:

“我爱亲人和祖国,更爱我的荣誉,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。冰雪啊!我决不屈服于你,哪怕是冻死,我也要高傲的,耸立在我的阵地上!”

志愿军三个连全员冻死在阵地,美国怎么评价冰雕连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阅读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