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血十杰是哪些人?

橘子网 5,515

他们是——查尔斯·桑顿、罗伯特·麦克纳玛拉、法兰西斯·利斯、乔治·摩尔、艾荷华·蓝迪、班·米尔斯、阿杰·米勒、詹姆斯·莱特、查尔斯·包士华和威伯·安德森。他们被称为“蓝血十杰”。

蓝血十杰是哪些人?

古老的西班牙人认为贵族身上流淌着蓝色血液,后来西方人用“蓝色”泛指那些高贵、智慧的精英才俊。“蓝血”可以很贴切地形容十杰。因为他们个个出身哈佛管理学院,是天才中的天才。他们是美国政府从百万大军中挑选出来的人中之龙,专门在空军进行资源计划编制调度,卓有成效地将数字化管理模式用于战争,为盟军节余了10亿美元的耗费,大大提高了美国空军的轰炸效率。

桑顿。他是十杰之首,比其他人大六七岁左右,在空军就是其他九个人的领导。战后,这十个人看准美国产业急需建立新秩序,在一位政府资深人士的推荐下,他们进入产业之后直接就进入福特汽车的决策层,日后个个掌控组织的咽喉要冲。一群有着蓝血基因的人走到一起很不容易,能团结在一起更是不容易,而有目的地团结在一起那就不仅是缘份,更是人为的努力。这种团队无论走到哪里,要成就一番事业几乎是必然的事,可惜的是,在现实生活中,这样的团队太少,太依赖于缘份了。因此本来有很多可以演绎传奇的机会只能由天来定。

当时全世界排名第三的福特公司大接班,本身就是一件轰动事件。小福特很想把福特留下的老人都赶走,所以他急需人才,也可以为人才提供一大批位置。所以小福特在接班一个月后从空军招聘了十个精英作为自己的顾问,又是一件轰动事件。那个年代搞汽车很时髦,就像90年代搞网络或者现在搞金融一样。所以从一开始这十个人就占据了媒体的眼球。他们和通用汽车斯隆的区别是:斯隆好歹也在汽车界混迹多年,非常精通本职业务,而桑顿、麦克纳马拉们则极为看重统计数字,他们认为具体的业务是什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财务指标。他们希望把一切都数字化,把数字化管理推到登峰造极的地步,领导了一个潮流,这也是他们出名的原因。

十杰中的蓝迪,秉持这种精准而无情的管理风格,数十年间,为福特汽车训练了成千上万“新蓝血”,这些经过训练的管理硕士(MBA)离开福特进入各行各业,所发挥的力量难以估计;十杰中的米勒,后来当上斯坦福商学院院长,对美国企业界管理观念的影响力更远在蓝迪之上。十杰拥有超卓的管理科学素养,他们信仰数字,崇拜效率,因此不论进入什么行业,总是能把一切资源加以数量化——包括人力资源在内。十杰操弄的不是产品、产业、而是数字。

作为十杰之首的桑顿,他本来以为自己带着一帮精英来到福特,肯定能大展宏图。可是没想到福特从通用汽车挖来一个高级经理,不久就让他当上了总裁。这让桑顿大受挫折,他以为过不了多久福特会让他当总裁。所以桑顿和那名总裁矛盾很大,互相都瞧不惯。桑顿干劲十足,但那名总裁怀着对通用汽车的仇恨,也很想把工作干好。一山不容二虎,最后桑顿被解雇。

桑顿接受教训,凭借高超的谈判技巧,收购了李腾工业公司,才开始了腾飞之路。在七年之内,桑顿收购了几十个公司,让李腾公司的营收增加了170多倍,利润增加101倍,成为和克莱斯勒等公司比肩的大型集团公司,60年代的年营收达到10亿美元(大约相当于今天的300亿美元)。所以桑顿是60年代企业界的超级明星。他当时受欢迎的程度,和后来的比尔·盖茨、乔布斯差不多。只要他上台讲话,下面就是一片欢呼声。但是,桑顿的野心太大了。他很想急于证明自己,让福特和休斯后悔,所以他的步子迈得实在有些大。多元化导致公司的竞争力低下,桑顿根本不了解下面的业务。但桑顿认为根本不需要了解具体业务,只要懂得看财务报表就行了。他把企业抽象为一堆财务数字,最终在70年代走向消沉。后来李腾公司基本在挣扎求生,而已经步入老年的桑顿却不愿意放弃权力。最后被迫放弃,并在1981年去世。

再说麦克纳马拉。在桑顿离开福特公司后,麦克纳马拉完全继承了桑顿的风格,而且他更加理性,加上他记忆力超强,而且有极强的分析能力,所以虽然根本不懂汽车业务,但却极得福特和从通用汽车来的总裁的喜爱,步步高升。来自通用汽车的总裁确实相当专业,他并不因为剩下的八个人(桑顿之前已经走了一个)是桑顿带来的,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横加打压,而是完全看业务能力。所以在他手下,“十杰”中的麦克纳马拉、立斯、兰迪、米尔顿,都受到重用。而“十杰”中的大部分人,也以同样专业的态度回报。他们并没有因为是“十杰”而互相包庇纵容,而是就事论事。事实上,50年代以后随着“十杰”中的几位在福特公司步步高升,他们之间的竞争日益激烈,友谊基本上当然无存。当时的汽车界把不懂汽车的麦克纳马拉当成异类,可偏偏这个“异类”却连战连捷,为福特创造了巨额利润。所以当老总裁退休后,福特任命麦克纳马拉为福特公司总裁。---- 完全凭业绩说话,这是公平的。

麦克纳马拉在当上福特汽车总裁,并同时被肯尼迪延揽为国防部长。在他的数字科学观念下,所有的人都成了国家可运用的资源,于是这些“资源”投入了越南战场,打一场长期竞争资源消耗忍受力的仗。在“人类电脑”的管理观念下,人力和人命似乎无关,不讲情分的麦克纳马拉,就是蓝血十杰行事风格的极致写照。

但是正是他,犯了两次军事上的严重错误。如果说第一次他怂恿肯尼迪支持古巴持不同政见者在猪湾登陆,企图推翻卡斯特罗,但却遭到了丢脸的失败还情有可原的话(当时他刚当国防部长不到一个月),那么,他促使美国总统约翰逊发动了事后被证明极端错误的越南战争,让美国深陷泥潭,就是不可原谅的,说明他对数字的偏执已经达到了愚蠢的程度。而且,在越南战争三年之后,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但在公开场合却从来不承认(私下里早有很多证据,证明他已经认为美国能不丢脸地撤退就是胜利了)。他死不认错!他一直在为越战辩护。这为美国带来进一步的惨重损失。这大概是成功人士为了维持自己的“一贯正确”,而发展到了偏执的地步吧。

十杰虽然个个成就不凡,背后却埋藏了冷落娇妻子女的深深闺怨;十杰之间都是挚交,早年歃血为盟的情份,最终却坐视朋友失败而不加援手……。在绚烂功业归于平淡之后,蓝血十杰才又紧紧凝聚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阅读

分享